守道

【原文】

圣王之立法也,其赏足以劝善,其威足以胜暴,其备足以必完。治世之臣,功多者位尊,力极者赏厚,情尽者名立。善之生如春,恶之死如秋,故民劝极力而乐尽情,此之谓上下相得。上下相得,故能使用力者自极于权衡,而务至于任鄙;战士出死,而愿为贲、育;守道者皆怀金石之心,以死子胥之节。用力者为任鄙,战如贲、育,中为金石,则君人者高枕而守己完矣。
 
古之善守者,以其所重禁其所轻,以其所难止其所易。故君子与小人俱正,盗跖与曾、史俱廉。何以知之?夫贪盗不赴溪而掇金,赴溪而掇金则身不全;贲、育不量敌则无勇名,盗跖不计可则利不成。明主之守禁也,贲、育见侵于其所不能胜,盗跖见害于其所不能取,故能禁贲、育之所不能犯,守盗跖之所不能取,则暴者守愿,邪者反正。大勇愿,巨盗贞,则天下公平,而齐民之情正矣。
 
人主离法失人,则危于伯夷不妄取,而不免于田成、盗跖之祸。何也?今天下无一伯夷,而奸人不绝世,故立法度量。度量信则伯夷不失是,而盗跖不得非;法分明则贤不得夺不肖,强不得侵弱,众不得暴寡。托天下于尧之法,则贞士不失分,奸人不侥幸。寄千金于羿之矢,则伯夷不得亡,而盗跖不敢取。尧明于不失奸,故天下无邪;羿巧于不失发,故千金不亡。邪人不寿而盗跖止。如此,故图不载宰予,不举六卿;书不著子胥,不明夫差。孙、吴之略废,盗跖之心伏。人主甘服于玉堂之中,而无瞋目切齿倾取之患;人臣垂拱手金城之内,而无扼腕聚脣嗟唶之祸。服虎而不以柙,禁奸而不以法,塞伪而不以符,此贲、育之所患,尧、舜之所难也。故设柙非所以备鼠也,所以使怯弱能服虎也;立法非所以备曾、史也,所以使庸主能止盗跖也;为符非所以豫尾生也,所以使众人不相谩也。不恃比干之死节,不幸乱臣之无诈也;恃怯之所能服,握庸主之所易守。当今之世,为人主忠计,为天下结德者,利莫长于此。故君人者无亡国之图,而忠臣无失身之画。明于尊位必赏,故能使人尽力于权衡,死节于官职。通贲、育之情,不以死易生;惑于盗跖之贪,不以财易身;则守国之道毕备矣。

翻译

圣明的君主确立法治,他的赏赐足以鼓励人们做好事,他的威刑足以制服暴乱,他的措施足以保证法制完善。治理得好的社会的臣民,功劳多的地位尊贵,竭尽能力的人得到优厚的赏赐,尽心尽忠的人名声得以树立。好的东西就像春天的草木一样蓬勃生长,坏的东西就像秋天的草木一样枯萎死亡,所以民众互相劝勉乐于竭力尽忠,这就叫做君主和臣民相得相宜。君臣上下相得相宜,所以能使出力的人在法度的范围内尽力,努力做到发挥出任鄙那样的力量;战斗之士拼死向前,而希望成为孟贲、夏育那样的勇士;维护法治的人都心如金石一样坚贞,愿像伍子胥那样尽忠守节。出力的都愿成为任鄙那样的力士,战士都愿成为孟贲、夏育,心中坚如金石,做君主的就可以高枕无忧而确保国家政权的原则也就完备了。

古代善于守道的人,用重刑禁止轻罪,用人们所难以违犯的法令制止人们容易犯的罪行,所以君子、小人都安分守法,而盗跖贪鄙者与曾参、史这样的廉正之士都同样廉洁。怎么知道是这样呢?因为贪心的盗贼不到深涧里去捡金子,如果到深涧里捡金子身体就难以保全。孟贲、夏育不估量敌人的力量,就不会有勇力的名声;盗跖不估量成功的可能性,就不可能成功。圣明的君主紧握法禁,这就是要使孟贲、夏育为了在所不能取胜的地方取胜结果却受到制裁,使盗跖在不能取得东西的地方窃取东西而受到惩罚,所以能够禁止孟贲、夏育在不能取胜的地方取胜,防守住盗跖在不能盗取东西的地方行窃,强暴的人就谨慎了,为非作歹的人也会回到正道上来。凶猛的人谨慎了,大盗贼廉正了,那么社会就公正太平,平民百姓的思想也就端正了。

君主背离法治而失去人心,那么就算遇到伯夷那样清廉的人也会出现危险,而不能避免田成弑主夺权、盗跖为非作歹这样的祸害。为什么?现在社会上没有一个伯夷,而奸诈的人在社会上不断出现,所以设立法令制度。法制执行坚决,那么伯夷不会失去他的好行为,盗跖也不能为非作歹。法令明确清晰,那么有德才的也不能侵犯才德不好的人,强大的不能侵夺弱小的,人数多的不能欺凌人数少的。把天下寄托于尧的法令,那么清白的人不会失去本分,奸邪的人不会有侥幸的心理。把金钱寄托在后羿弓箭的保护之下,那么伯夷那样推让的人也不会丢钱,而专门偷盗的盗跖也不敢窃取。尧的法令严明到不放过一个坏人,所以全社会都没有奸邪;后羿的技巧达到了百发百中的地步,所以他守护的金钱不会被偷窃。在这样的情形下奸邪的人活不长而盗窃销声匿迹了。像这样,图书里就不会记载宰我,不会列举六卿;典籍里不会著录伍子胥,不会提到夫差。孙武、吴起的谋略废弃不用,盗跖也不会起盗窃之心。君主在宫殿里锦衣玉食,而没有怒目切齿痛恨奸臣颠覆国家的忧患;臣下垂衣拱手从容地在都城中办事,而没有怨愤哀叹的祸害。制服老虎不用关兽的笼子,禁止奸邪不用刑法,杜绝作伪不用符节,这是孟贲、夏育所担心的,尧、舜也感到为难的事情。所以设立了木笼子,不是用来防备老鼠的,是用来使怯弱的人也能制服老虎的;建立法令,不是用来防备曾参、史的,是为了使普通人不能互相欺诈的。不光依靠比干那样的誓死效忠的节义,不侥幸乱臣们不行欺诈;而是依靠怯弱的人也能制服老虎的“柙”,把握住平庸的君主所容易守住的“法”。在当今社会,如为君主们忠心考虑,为天下人积德造福,没有比实行法治更长远的了。所以做君主的人不会有亡国的图画,而忠臣也不会有杀身的描绘。明白了尊重君位的人一定会受赏赐,所以能使人们在法制内竭尽其力,誓死效忠于自己的官职。即使有孟贲、夏育的勇力,也不会轻易去死;即使被盗跖那样的贪心迷惑,也不会为了谋财而送命;这样,确保国家政权的原则就具备了。